外來種的危機01小花蔓澤蘭 - 蝴蝶與自然生態教育
投 票 議 題

文章分類

最新回應

日曆
« 十月 20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網誌統計

    文章總數:162
    迴響總數:876
    引用總數:0

RSS

  • rss 0.90
  • rss 1.0
  • rss 2.0
  • atom

外來種的危機01小花蔓澤蘭

yuan

[26/10/2011 06:05]

有一種蔓藤植物,遇到濕熱氣候,尤其是多雨的季節,其滋生的速度就像吞了過量的生長激素,一天可以伸長十公分左右,那麼,預估幾天後,這種植物就會擴展成如平均身高二十五公尺的阿里山神木群一樣高聳?神木累積數十年甚至百年才能有此高度,此物種卻只需花費大約八個月的速度。

長得快只是這種植物的特質之一,真正讓人過目難忘的,還是此類蔓藤從土壤地表開始誘發,先是一株,接著再一株,無數株的藤蔓沿著大樹底部開始向上攀爬,纏著樹幹,爬過枝條,直抵樹頭,形成「一團綠」包住樹木的奇景,使大樹失去與陽光接觸的空間,進而無法行使光合作用,形同以勒斃手法,讓林木不敵藤蔓入侵,終以枯萎凋敝作結。

如此生命力旺盛,對林相具有強烈殺傷力的植物,真實地在台灣出沒,人們喚它:小花蔓澤蘭(Mikania micrantha)。名字聽來窈窕,小花蔓澤蘭卻改變了綠色植物理應生養大地的定義,從屏東到苗栗,從台東到宜蘭,在災害嚴重的中、南部,它的身影出沒在廢耕地、山坡地,展開不動聲色、與其他植物爭奪地盤的廝殺行動。

嚴格說來,小花蔓澤蘭是經由人為傳播而來的「外來入侵種」雜草,而且名列台灣十大外來入侵種之一。這類雜草來自中南美洲,至於究竟是什麼人,何種原因,帶著她飄洋過海從原生地來到台灣,至今眾說紛紜。一說是隨著南美洲進口的農業機具侵入島嶼;一說是看好其草藥藥性,而以草藥名義名義引進台灣;有人言之鑿鑿說是看準其生長快速又濃綠,具有覆蓋裸露地的綠化效果而刻意引進;有人則堅信是鳥類從同是蔓藤災區的東亞傳播而來。

落腳台灣後,小花蔓澤蘭慣居在海拔一千公尺以下,中、低海拔的山野處、廢耕地或乏人管理的果園與檳榔園。就以此藤類的身心狀況來說,趨光性的特質,加上具備無性生殖能力,而種子輕薄,易隨風飄,根莖的節與節之間還能長出「不定根」。

這樣的體質背景,驅動小花蔓澤蘭發展出一套「勒斃致死法」,將周邊林相殘害得體無完膚,其攻擊模式更清晰可辨:接近大樹、攀爬植物、悶死樹林。誰能料到,在南美洲的雜草,竟在台灣反客為主成為強勢植物,理應是遠來的嬌客,反倒成了氣焰囂張的驕客。

衝擊生物多樣性

對演化論者來說,生物界弱肉強食是不變的自然定律,即使是粗直的樹木窒息在柔軟的藤蔓手下,最好也能任其自由發展。但對生態學家而言,必須抑制小花蔓澤蘭的猖狂,否則,台灣的植物林相,將從異質走向均質,從多樣性走向單一性。

而最深的擔憂就是:樹林種類一旦單一化,原本適處適所的生物群像也因棲地改變,導致生物多樣性降低。試想,樹木一旦枯萎,緊接著,鳥兒失去築巢的誘因,方圓幾里的樹林同樣淪陷,何處還能成為鳥兒棲地?

同樣的問題也襲向蟲子與各種動物,賴以共存的林地紛紛失去生機,哪兒還能豢養林中生物?更勝者,許多具有潛藏醫療或經濟作用的樹林與生物,恐怕只能淹沒在陣陣「綠潮」中,不見天日。

陳麗卿除了對我解釋這藤類植物如何與樹木爭奪頂上一片天,還憂心著「樹木乾枯將帶來不可預測的水土保持問題」。顯然,她並非杞人憂天,凡是在步道上偶遇其他登山客,她都嘗試以當年賀伯颱風引發的美崙山區局部的土石流,解釋小花蔓澤蘭殺害樹林帶來的危險性。

幸好,小花蔓澤蘭本身的莖葉對人體無害,因此,土法煉鋼的「人工拔除法」成了主要受害區現行採用的防治方法。

引用:多元知識行動網-綠癌植物-小花蔓澤蘭

外來種的危機01小花蔓澤蘭

[2013-06-23 16:37]  | 毛豆 306-13

太恐怖了,一天可長10公分,還會勒斃大樹


~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凡看過若覺得不錯,請留下鼓勵 ^_^ ~



●發●表●迴●響●
 authimage

Powered by lifetype. Themes of 好站 Good Weber.